第六百九十六章 无上天道所赐(1 / 2)

加入书签

在悠然仙子愤而自爆时,被透明罩困于其中的谈羿因根本就无处可逃瞬间被炸了个灰飞烟灭。

算那小子运气好,他的元神上刚好覆着一层防御仙器,才保得了小小一块。

趁着透明罩被自爆炸开了一个小角之机疾速飞遁,算是保住了再入轮回的机会。

在悠然仙子的元神裂的越来越小时,她似乎听到了一向带着温和笑意的师姐,那痛彻心扉的呼唤声。

那一刻,她好悔!

她刚刚是堕入迷障了吗?怎么能因为那么个东西,把自己折腾的几近灰飞烟灭,让师姐那么难过?

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元神越来越碎,碎成了无数渣渣。

而无数的碎渣映出的,无一不是师姐那痛不欲生,还在小心翼翼收拢着它们的身影。

感觉师姐的师父似乎也来了,好像在和师姐一道收拢着都快成粉末的碎渣。

她越来越悔,越来越悔。

她为什么要这么冲动?

师姐,对不起!

师父,对不起!

你们,都要好好保重……

从梦中清醒过来的云悠然,靠着紫泉池壁坐了许久,动都不想动一下。

她太替那位悠然仙子可惜了,只觉太不值得了!

师父将她养这么大,培养的那么出色,就是为了让她去跟一个渣男同归于尽的?

在她师父,师姐等一众关心她的亲友眼中,有什么,能比她的性命更重要?

以有心算无心,坦坦荡荡的她,哪能料到那位光风霁月的外衣下,竟藏着那样见不得光的一面?

难怪前世今生两世里的她,都不愿意碰触情爱,简直有毒!

好气!

话说,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?

记得桓楚曾说过,她的灵魂是经不断融合而来。离开泽空大陆时,她还亲眼见到过与她同源的灵魂残片。

梦里的这个女子,名悠然,只比她的名字少了“云”这个姓氏,可能就是前不知道多少世的她吧?

反正,要么,悠然仙子就是前若干世的她;要么,这纯粹就是一个梦。

云悠然更倾向于前者。

或许是她修成了元神,聚拢了绝大部分碎渣,所以才不怎么清晰地,记起了其中一些相对零碎,但印象相对深刻的那部分记忆的吧?

否则,哪有那么多巧合?

她能这么幸运地继续活着,定是师姐和师姐的师父把她那粉尘般的元神碎末给收拢了回来,并通过什么大神通为她留住了一线生机。

师姐和她的师父真是厉害,不愧是神通广大的神!

梦里看到的面孔都很模糊,可出现过的那几个,她都很清楚的知道谁是谁。此刻醒来,依旧记的很清楚。

殊晏,不知是师姐的名字,还是她的道号,反正很好听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