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咱打过皇帝(1 / 2)

加入书签

))

赌钱自然要有赌本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于是乎,安邑心安理得的拿着海公公塞给他的五十两银子,和门外一个叫他赌钱的年轻太监赌钱去了。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,安邑出门之前一直都遮住脸,等到了外边才让那姓吴的年轻太监看到他的样子。

对方自然会问原来的小桂子哪去了。

安邑解释起来很简单,理由是小桂子出宫时被歹人给乱刀劈成几块了,所以海公公让他顶替了小桂子的位置。

也怪这小桂子人缘不好,这太监听完以后只是假假的哀叹了几声,就带着这新的‘小桂子’去赌钱了,当然,其中最大的原因乃是安邑给了他十两银子的带路费,导致二人的好感度极速升高。

抽空一看,原本只有一的好感度极速串升到了六十的高度。

安邑跟着吴公公走进一间偏屋,寒暄了几句后就开始赌钱,那坐庄是个肥胖汉子,这些人都叫他平大哥,也是个死太监。

赌了几把,不输不赢,安邑就把怀中带着海公公给的水银骰子换了进去,赢了一笔钱后,再设法换了出来,让他赢了五十二两银子。

很快,带路的老吴已将带来的三十两银子输得精光,神情甚是懊丧,双手朝安邑一摊,说道:“哥哥今儿手气不好,不赌了。”

“别啊,我正开心呢。”安邑拿出三十两银子,笑着塞了过去:“你拿去翻本,输了算我的,赢了再还我!”

吴公公喜出望外,连连拍他的肩头,赞道:“好兄弟,好兄弟,你可比之前那小桂子待我好多了,仗义。”

好家伙,只一下,这吴公公对安邑的好感度顿时升到了七十点,安邑见此,借口小解拉他出去问了几个问题,知道了想知道的,二人就又回来继续赌钱了。

接下来,安邑运气还可以,接连赢了几十两,忽然有人喊话:“开饭啦,明儿再来玩过。”

众人一听到“开饭啦”三字,立即住手,匆匆将筹码换成了银子。

这三个字,让安邑想起了小时候上学时那三个动人的话:放学了~

安邑跟着老吴出来,心想:“不知道小皇帝是不是和原剧情一样,一会儿就到那什么布库房里练武?”

沉吟片刻,安邑抽了个空,让吴公公先走,脑海中回想着从吴公公那里打听来的情报,他开始朝着布库房的位置溜去,他早就和带路的吴公公打听清楚了这附近布库房的位置,自然不会迷路。

果不其然,他穿过一处月洞门,见左侧有间屋子,抬头一看,写的是满文,没有标汉语,不过门儿虚掩,能够看到里面用来摔跤的高级牛皮假人和顶级的锻炼用具,地上还放着几个摔跤用的麻袋,一看就知道是练习摔跤的地方。

“就是这里了。”安邑走过门边,徒然一阵食物香气透了出来,看着桌面上的糕点,他笑了笑,随意拿了一个,也不客气,坐在正中吃了起来。

他吃完了一块,就听到外边有人走进的脚步声,当下赶紧拿了两只蟹黄烧麦,旋即钻入了桌底,慢慢吃着。

不一会儿,来人也吃起了点心。

安邑探头张望,只见来人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,身穿短打,伸拳击打梁上垂下来的一只布袋。

“这就是康熙了吧?”安邑不屑的看着外边的小麻子,从桌底出来,不屑道:“看你打了半天也没什么名堂,你师父真是够差劲的,尽教你些没用的招数,来,我来跟你玩。”

康熙微微一惊,但听安邑说来陪自己玩,登时脸现喜色,道:“好,你上来!”

安邑脚下一动就扑了上去,手上打出一套罗汉拳,拳风呼呼直响,一招一式充满力量,康熙哪里是他对手,虽然大了他两岁,却还是几招就被安邑给打趴下了。

当然,安邑揍康熙,自然是不敢使用内力,所凭借的不过是招式罢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