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十面埋伏(1 / 2)

加入书签

))

华山向来以剑法闻名。

安邑最想学的,自然是剑法。

何况他自从学了军道杀拳这门霸道之极的拳法,在鹿鼎记的世界里,其它的手上功夫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垃圾,他压根就看不上眼,也只有华山的剑法最合心意,因为和紫霞神功配套。

虽然安邑得到的剑法并不是什么华山的顶级剑术,只是两本很普通的剑法,可他却异常看重。

如今他已经不是刚刚学武的菜鸟,知道基础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,因此,他要学习剑法,这两本普通之极的剑法秘笈来得正是时候。

这两本便是《华山基础剑法》以及《养吾剑法》。

次日清晨,旭日初升。

院子里,毛东珠将陈圆圆点了穴,丢在一旁,一边坐在石凳上喝着茶,一边看着空地上的安邑。

陈圆圆所在的寺庙是昆明一处比较偏僻的半山腰上,离吴三桂的平西王府有段不短的距离,估摸着这一个来回,最快要到下午才有人来。

这段时间,安邑不打算浪费。

好在这吴三桂为了陈圆圆,特地将院子修成了江浙一带的亭台阁楼,就连假山和水塘都有,绿树成荫,环境优美,占地极大。院子的围墙更是砌成一丈高,平常也不会有人来院子打扰陈圆圆,院子的大门一闭,倒是方便了安邑练剑。

此时,院子正中的草坪上,安邑手中拿着一把青钢剑,静静站定。

随后他拿出《华山基础剑法》,轻轻往上一拍,旋即两眼微闭,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这些招式的精妙之处。

听名字就知道,这《华山基础剑法》是华山派最低级的剑法,乃是入门弟子打基础的功夫,威力实在不值得恭维,所以也不难学会。

华山基本剑法一共九式:白云出岫,有凤来仪,天绅倒悬,白虹贯日,苍松迎客,金雁横空,无边落木,青山隐隐,古柏森森。

片刻后,安邑睁开双眼,手中青钢剑开始舞动起来。

舞的正是华山基础剑法。

一式接着一式的剑法,在方寸之地施展着。

剑招施展得并不快,毕竟刚刚学会,虽明白了其中精要,却并不算顺手。

渐渐的,随着剑法施展,他手中的青钢剑舞动得越来越快。

一招一式越来越连贯,招式之间已经没有停顿,这是剑法登堂入室的表现。

一时间,院内剑意生寒。

直到舞了半个时辰,安邑出了一身汗,方才停下。

“这剑法真是简单,这么快就给我吃透了,尤其是有了紫霞神功打底,这施展的威力,竟然比我已经修到了小成的少林罗汉拳还要强上三分。”

安邑笑了笑,擦了把汗,从怀中拿出了另外一本秘笈——养吾剑法。

随后他轻轻一拍,便学会了这门剑法。

不过这门养吾剑法比之华山基础剑法要高深不少,与基础剑法不同,他足足花了半柱香时间,才将这门剑法消化掉。

养吾剑法,乃是华山派的中坚剑法,同时也是华山派的君子剑岳不群最拿手的一套剑法之一,在金庸的《笑傲江湖》里曾经写到,要将养吾剑法修到小成容易,大成就极难,寻常人就是钻研一生也很难将之练到大成,是一门有利于修身养气的道家上品剑法。

要将此剑法完全吃透,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学了这门剑术,安邑自然清楚,要没个两三天时间钻研,他别想吃透这门剑术。

因此,安邑虽然学了这套剑法,却并没有急着修练,而是回房擦完汗,换了套皮甲,便陪着毛东珠喝起了茶,好好休息,等着吴三桂上门。

不同于安邑的淡然,毛东珠和陈圆圆的脸色截然不同。

只是‘看’了一遍秘笈,就能将剑法使得如此纯熟,安邑的天赋,在二人眼中简直是旷古烁今,天赋超然。

毛东珠脸上满是欣喜,安邑既然成了她夫君,安邑的强大便等于是她强大,天赋自然越高越好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