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))

安邑来到了华山,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爬山。

不过他爬的不是华山主峰,而是边上的一座稍矮一些的山峰。

这座山的名字叫做思过崖。

如果专程来看风景,这思过崖着实没有什么好爬的,周围的风景也不怎么样,怪石嶙峋,鸟不生蛋,但是这里却还有一个非常吸引他的地方。

那是一个很神秘的,很隐蔽的洞洞,安邑知道,因为洞洞周围刻了许多图画,许多让他冲动的图画。

这是什么洞?

不错,这就是令狐冲面壁的那个石洞,而这个石洞的后面,便是当年困死五岳剑派与魔教各长老的那个隐秘洞穴。这洞穴里面,刻着许多五岳剑派的武功,以及魔教长老们所研究出的破解之法。

一想起这些人,安邑就觉得他们死得很冤,很悲剧,很让人无语。

如果不是这些被困的人闲着蛋疼了,费力在墙壁上画来画去,而是一起挖坑逃命的话,他们早就挖通石壁了,可笑这些人挖了十几米便都放弃了,岂料他们只需要再费力地挖两下,打通最后仅剩下的几公分石壁,大家便能重见天日。

可以说,这真是一群运气背到逆天的业余画家。

安邑上了思过崖,在洞里敲敲打打,不一会儿便找到了隐藏的洞穴。

二人相视一眼,脸上一阵喜悦。

走入洞中,出现的是一个拿着巨斧的骷髅,毛东珠蹲下看了看,转头对安邑道:“看样子,这些人死的时间不是很久,大约有十二三年,也就是说,估摸着现在令狐冲和那什么小师妹才刚刚认识不久,都还是俩小屁孩。”

“该死!”安邑眉头一皱,满是无奈道:“如此一来,我们计划就要改改了,我原来还想从令狐冲嘴里套出独孤九剑,看现在的样子,没个十年八年的,风清扬都不会遇到令狐冲,等他学会独孤九剑,东方不败都给我生儿子,黄花菜都变成了菊花菜了。”

“真俗。”毛东珠抿嘴笑了笑。

二人拿着火把进入洞内深处,四周石壁上果然刻着许多五岳派的武功。

泰山派剑法、衡山派剑法、华山派剑法、嵩山派剑法、恒山派剑法,以及各家剑法的破解之法,都一一呈现在二人眼前。

看着周围的这些个破解法,毛东珠撇嘴道:“五岳剑派的人难道都是傻了吗?费力在墙壁上刻武功,然后还给别人在旁边刻破解法,这和玩命挖坑,然后再自己填坑有什么区别,他们是闲着没事干了还是怎地?”

“恰恰相反,我觉得这就是他们唯一聪明的地方了。”安邑饱含深意的看了地上的尸骨一眼,转头道:“你想想,一般人练武,会去刻苦钻研出破解自己武功的招式吗?”

毛东珠摇了摇头。

安邑继续道:“所以,这些五岳派的长老掌门,八成是想让后人学会自己的武功,然后再反过来针对这些破解的招式,创出更加完美的一套剑法啊!可怜这些人死得太早了,如果再给他们几天时间,说不定五岳剑派的剑法便能融会贯通,甚至融合,让他们创出一门旷古烁今的神功秘典也有可能。”

“这个世界上,凡是有招式就有破绽,越是高级的剑法,破绽就越小,威力就越大,速度也就越快。你想想看,这石壁上的剑法都是五岳派的上乘剑术,等弥补了这些日月神教高手们研究出的破绽,五岳派的实力岂不是更甚于前?这和我们寻找高等剑法掌法苦苦修练,相互融合借鉴进步的方法虽然不同,却当真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