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人剑合一(1 / 2)

加入书签

))

血,满地的血,在地上汇集成一滩血泊。

断臂,尸体,不甘的眼神,在这小乡村里,不时有一丝呻吟从角落传来,那是临死前的喘息。

安邑一甩手中寒铁剑,在村民们愤怒的目光中,冷酷无情的走进了村里。

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提着一把长剑,对着带头的安邑怒喝道:“你是何人,为何要杀我们养的猪?”

他没说错,安邑的确一进门就灭了猪栏里的小猪仔。

“很简单,我要杀猪儆你们。”

安邑朝着一个刚刚从屋里走出来的中年人笑道。

心里却在腹诽着:我杀猪干嘛,还不是是让你们生气,等到好感度降低,就轮到你们了。

“简直岂有此理!你小子到底是谁,竟敢跑来这里送死?”中年人说罢,扭头看着地上的猪仔,眼中徒然闪过一丝利芒,脑袋重新看向安邑,咬牙道:“你使的是华山剑法,你是不是气宗的人?”

安邑挑眉道:“眼光不错,不过可惜我可不是岳不群那伪君子的徒弟,对了,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?”

“小娃娃莫要装蒜了,我便是丛不弃,岳不群那贼人竟然派你这娃娃杀到这里,当真以为我们剑宗好欺负不成!”

丛不弃冷喝一声,手中长剑一舞,便朝着安邑扑杀了过去。

“我知道个球,你脑袋上都他妈是问号……算了,我管你叫不离还是不弃。”

安邑瞥了眼已经跌到负六十点的好感度,冷笑一声,只见得安邑手中寒铁剑闪出一道剑光,使出了夺命连环三仙剑。

夺命连环三仙剑仅有三式,使时连环击出,一气呵成。

丛不弃没料到安邑年纪轻轻竟如此厉害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等他躲过前两剑,第三剑已经挑开了他的脖颈,一道鲜血迸射而出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“给我爆吧!”

安邑一腿将他踹倒,在他身上拿出了爆出的两本秘笈,眼睛扫了一眼,这爆出的乃是《养吾剑》与《狂风快剑(残)》。

与此同时,周围几个剑宗的徒弟们也反映过来,一个个提剑朝着安邑攻去。

安邑看了看这些级别只有五六级的炮灰,也顾不得为什么狂风快剑为什么是残的了,他撇了撇嘴,这些人虽然不能提供什么秘笈,也勉强能送他一些经验,杀了也好。

毛东珠则静静的站在旁边看戏,对付这些人,也得不到经验,不如让给安邑。

和剑宗的人过了几招,安邑就知道为什么剑宗会衰败了。

剑宗虽然有练内功,但是使剑的时候却不运用内力。气宗是纲举目张,纯粹是气重於剑。剑宗使剑时,却是把内力全然搁下,只余剑招,内力只是用来加快速度而已,剑上威力半点也无。

不一会儿,安邑已经灭了十三个剑宗之人,周围空出了一大片地方。

秘笈和预料的一样,因为等级差别不大,只爆出了三本华山基础剑法。

“不弃!”

“师兄!”

这时候,另外两位剑宗高手终于出场了。

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华山剑宗掌门封不平与其师弟成不忧。

其中一位留着络腮胡,气度不凡,应该就是剑宗宗主封不平,而另一个则有些病书生的气质,想必就是成不忧了,这两人与丛不弃一般,与岳不群都是华山‘不’字辈的弟子。

二十年前的剑宗气宗於华山玉女峰大比剑,最後剑宗落败,有一些当场横剑自刎,有一些从此归隐山林,封不平便是其中之一。

他胸怀大志,一直想成了华山派掌门人,之后借嵩山派之力重上华山逼岳不群让出掌门一位,最后被令狐冲的独孤九剑破了他的狂风快剑,无奈只得归隐。

这封不平也是倒霉,若是碰上岳不群,二人还能打上百十招,可惜碰到的是独孤九剑的传来令狐冲。剑宗本来就是以剑法称雄,他的狂风快剑不如独孤九剑,内力也比令狐冲强不了多少,岂有不败之理?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