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 易筋倒流(1 / 2)

加入书签

))

这忽然出现在破庙的二个人影,不是安邑和毛东珠还能是谁?

自打被巫行云与李秋水的打斗声惊扰开始,二人便一直在朝着破庙匍匐前进,路上还碰到了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阿紫,好在他们穿着夜行衣,又及时躲避,阿紫的心神又都放在了意气风发的巫行云身上,这才没有发现他们二人,否则凭着阿紫先天中期的修为,岂会没有丝毫察觉?

当然,即便发现了他们二人,胜负依旧是安邑这边比较大,只是会平添一些麻烦而已。

是很麻烦。

因为据安邑推测,丁春秋那老鬼此时八成就躲在附近偷窥巫行云,若是巫行云侥幸胜了一招半式,他便会开溜,若是与李秋水一起重伤垂危,他便会借机一句灭了她们,霸占灵鹫宫与天涯海阁。

可惜他怎么也没想到,到了最后,巫行云居然用传说中的瞬间挪移这种奇门大法开溜了。

这与丁春秋的计划有很大的偏移,李秋水虽然胜了,巫行云却成功逃脱,最让他痛苦的是,李秋水这贱人最后居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言归正传。

且说安邑与毛东珠来到庙里,二人看了看四周,确定安全,便拿掉了面罩。

安邑当即道:“东珠,你收好神木王鼎,我去追虚竹。”

“好!”毛东珠点头,将神木王鼎收入准备好的包裹,眼睛看向安邑。

只见此刻安邑正背着一个怪异的包袱,随后他居然想也不想便朝着虚竹跌落处一跃而下。

这小庙下的山峰陡峭,四面一小圈走下来也足有十多里的路,安邑不知道虚竹会从什么方向跳下,范围太大了,不可能在上下守株待兔,索性便用了个最笨也是最稳妥的办法——

跟着虚竹跳崖!

过了不久,半空中,安邑身后的包裹徒然‘嘭’的一声散开,犹如一朵黑色的花朵绽放开来,安邑下落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。

降落伞。

而且还是黑色的降落伞。

这便是安邑的后招。

可惜准备降落伞的时间只有短短几日,裁缝此前没接触过这东西,赶工之下也只做出了一个而已,毕竟能做降落伞的布料可不容易找,而且还必须得是黑色的,这样才能避免上下的人发现异状,安邑跑了十几家铺子才找到合适的面料。何况,安邑虽没用过降落伞,却也知道怎么去使,需要注意些什么,真要给毛东珠用,那可就真是睁眼一摸瞎了。

这跳伞的任务当然还是得他来做比较好。

况且这山下的奖励可不少,放过了着实可惜了!

降落伞很快就落在了地上。

之所以会如此快,这得归结于伞的布料太差了,落到一半的时候,顶部居然破了个口子。

好在安邑功夫不错,降落伞下降的速度也不是太快,这才逃过了一劫。

落在地上,揉了揉发酸的双腿,安邑开始四处侦查起来,不一会儿便让他找到了一丝线索。

“这虚竹也真够幸运的,居然掉进了水潭。”

安邑在地上找到了一行凌乱的水迹,心中大石终于落下。这虚竹,应该是掉在了水潭里,然后发起狂来,从水里爬出后便四处乱闯。

顺着脚印,安邑一步步走着,不一会儿便看到了一大坨冰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